第110章 归来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我跟雯雯回了休息区,有几个没去陪酒的姑娘壮着胆子凑过来,小声问我:“右右姐,小墨到底怎么样啊,她会不会出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这个人挺傲气的,一个千金大小姐沦落到坐台小姐,依然把自己看的高人一等,根本不和其他小姐发生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这里,其实她人缘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她捅了这么大的篓子,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一码归一码,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也跟她同样的结局,她们毕竟还是有些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双眼睛都盯在我身上,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殷殷的期盼,好像只要我一句话,就能给她们带来无数的勇气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拍了拍她们的肩膀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假装没事,真出事了那就是打我自己的脸;可要是说情况不乐观,就等于在她们头顶悬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没想好回答,旁边春姐的人就阴阳怪气起来:“还能怎么样,动刀子的可是她,不死也会脱层皮,啧啧,到时候那血流的呀,满地都是,说不定她就躺在血泊里,慢慢地爬呀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说的恶心巴拉的,我这边好几个姑娘全都抱着胳膊,身体狠狠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脸色一沉,硬声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长着一双丹凤眼,她眉梢一挑,不服气地哼道:“怎么,话都不让人说了?见过霸道的,还没见过这么霸道的。搞得这里好像就她一个人能说话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丹凤眼身边的几个人叽叽喳喳,真是快要气死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当然让你说,就怕你说错了,嚼到自己舌头。”我正气愤难当,门口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全都惊了一把,齐齐扭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李小墨斜靠在门框上,一双大大的眼睛盯在丹凤眼身上,嘴角含着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墨,你回来了。”我激动地喊了一声,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几个姑娘更是激动的很,一脸兴奋地望着她,竟然比平时拿了钱还要高兴,各个都真心实意地喊了小墨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勾唇笑了笑,踩着猫步挪到我身边,一把抱住我的胳膊,冲旁边那几个人嘲讽道:“当然要回来,再不回来,有些人的嘴巴那么脏,还不知道说出什么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丹凤眼气得连忙站起来,指着李小墨的名字叫嚣道,“你别太得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得意又怎么样,难道你还敢打我?”李小墨不屑的笑了笑,顿时将丹凤眼气得脸颊涨红,两只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少说两句。”我给她递了个眼色,让她给我老实点,别刚回来又惹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轻轻哼了一声,显然很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谁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去?”丹凤眼不甘心地瞪着李小墨,表情恨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脱口道:“你肯定没有去,不然怎么就你回来了,刘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句话,立刻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李小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手底下的人也都有点好奇,相比较而言,春姐那边的人就紧张多了,一个个盯着李小墨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云啊……”李小墨松开我的手,朝丹凤眼那个位置走了两步,嘴角挂着阴森森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姑娘胆子也不是很大,齐齐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轻声笑起来,压低声音喃喃道:“她就算不死,也得脱层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头皮发麻,隐隐有股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珠子一转,在几个人身上划了一圈,稍稍弯了弯腰,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:“啧啧,你们没看见,那个血流的呀,到处都是。她就躺在血泊里,慢慢地爬呀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有个胆小的姑娘承受不住,慌忙抱住脑袋,张开嘴巴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丹凤眼也吓得不轻,整张脸一片惨白,嘴角哆嗦着,连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瞧把你们吓的,真没劲。”李小墨“呸”了一声,仰起脖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颗心提到半空,又迅速落到胸腔里,也差点被她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李小墨,还真是睚眦必报,刚刚丹凤眼不过说了她几句坏话,没想到她记得这么清楚,而且快速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她那张天真面孔下掩盖的魔鬼一样的心脏,我就心如擂鼓,总有股不详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报复心这么强的人留在身边,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    连一件小事都不肯放过,那她对我的恨意,究竟会深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小墨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我面色发寒,决定好好敲打她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跟着我进了办公室,我还没有坐下,她就直接躺进沙发里,揉着脖子说:“真是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走到办公桌后坐下,等她哼哼唧唧地差不多了,才问道:“客人都说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