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示威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脸色惨白如纸,眼眶忽然红了起来,嗫嚅道:“宋少,我没有,我给你打过电话的,你没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胡搅蛮缠的功夫厉害的很,我已经没耐心再听下去,直接推开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地回头,看到我的时候,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我的时候,是不是让你很失望?”我勾唇朝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眼眶里的泪珠“啪嗒”一下掉了出来,可怜巴巴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声道:“不要对着我哭,你知道的,我对你心软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我也替她委屈过,觉得她不容易,可是一次次这么给我穿小鞋,不管多少耐心,也被她透支干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见自己翻不起什么风浪,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。”宋城忽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脚步一顿,连忙转过身来,满怀希冀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说:“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少,你什么意思?”她瞪大了眼睛,惊讶地望着宋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意思就是说,水云颂养不起你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让我废话,一开始,你就不该跑到这种地方来。”宋城声音忽然冷下来,“否则,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,也不会变得这么恶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神情近乎慌张,呆呆地看了宋城两眼,大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气氛弄得特别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总算把她给轰走了,以后应该没谁成天给我穿小鞋。

        歇了好几分钟,心情才平复下来,宋城拉着我让我快点切蛋糕,吃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反正看他的意思,他有很多设想,正好趁现在沈悠悠不在,一并都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宋城一直忙着顶楼的人工温泉改造,我去看过一眼,是半露天样式的,不过还没有完工。

        楼下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,少了李小墨跟沈悠悠这两个搅屎棍,几乎没什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我快要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冯若白出现那天,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门口进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,正要喊他,却见若兰跟在他的身后,两个人一起进了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当场就愣住了,神情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感觉就像发现自己品学兼优的小弟弟,也会偷偷打飞机一样,而且他的性幻想对象,还有可能是我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本来还想上去跟他打个招呼,谢谢他上次帮我的忙,现在却不敢了,生怕弄得他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过了一会儿,若兰就过来喊我,说是冯家小少爷来了,请我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,从她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跟冯若白熟稔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进了包厢,看清他的样子时,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正靠在沙发上,身上穿着一件深灰色的长款风衣,原来随意落下来的头发此时完全梳了上去,用发胶固定住,露出饱满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色泛出病态的苍白,脸颊瘦削,神情冷漠,整个人孤傲又拒人于千里之外,仿佛一夕之间就长大了,我几乎要认不出来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半个月的时间,他却仿佛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右右?”我呆愣地站在门边,他看到我的时候,轻声喊了一句,随即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整张脸又变成了我熟悉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提到嗓子眼的那口气这才放了下来,连忙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看到我很惊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只是你的打扮,很成熟,像个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眉头微微蹙起:“我已经成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啊,可是你还小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才十八岁,比我小半年,比宋城小岁。可是一对比才发现,他是最成熟的,宋城反而是最幼稚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还不怎么觉得,现在一对比,真觉得宋城应该回炉重造,好好长长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替他倒了杯热茶,问道:“怎么想到来这里?今天外面挺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,宋城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的时候,我顿时一阵牙酸,心说完蛋了,我刚刚过来他就跟来了,不会又要发飙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看到我的时候,眉头一抖,冲冯若白道:“好啊你,说是找我有事,结果却假公济私,来看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挤兑了一句,冯若白立刻抬头看了我一眼,登时弄得我很窘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出去,我跟你小弟弟有事要谈。”宋城抓着我肩膀将我往外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放心地看了一眼,冯若白冲我点了点头,我这才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直接关了包厢的门,还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闹哄哄的,站在走廊上根本听不清里面说什么,可是这两个人呆在一起,我就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个之前互相不待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