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追问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我用力擦了擦眼睛,望着石子路上一层薄薄的白霜,昂首挺胸地朝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身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我胳膊上一紧,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喘着粗气道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着。”我直接甩开他,冷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长的路,你要走到什么时候?”他跟在我身后朝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脚步一顿,他差点撞在我后背上,连忙朝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转身望着他说:“宋城,你不娶我,就别撩我,先撩者贱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一噎,神情莫名的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的狼狈,我却一丝快感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将来他一败涂地,被他大哥扫地出门,证明他今天的决定是错的,我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这段感情里,我他妈就是个失败者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用力喘了两口气,警告自己千万不要气晕过去,否则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伸手要来拉我,我猛地朝后退了退,厌恶道: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喉咙忽然哽咽了一下,哑声道:“就这最后一次,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宋少,可惜用不着。”我轻蔑地笑了笑,嘲讽道,“谁告诉你我要走了?在这水云间里还有个喜欢我的小绅士,我现在只是想去找他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宋城顿时卡了壳,伸出来的手僵在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屑地勾了勾唇角,转身拐过一片绿化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绿化带这边出来,还要拐好几条羊肠小道,才能到冯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抱着胳膊转身,从另一侧抄近路往水云间门口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对我来说,宋家不能沾,冯家就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喜欢我,我最好离他远一点;冯先生是个疯子,更加不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云间里的摆渡车只有从门外进来才有,现在出去,完全靠两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走了一段路,身后传来了喇叭声,不知道是谁家的私家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低着头朝路边让了让,车子却在我面前停了下来,紧接着车窗摇下来,露出冯若白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车。”他笑着推开了副驾驶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一愣,没想到真的会在这里碰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昨天晚上见到他,他整个人都给我一种成熟的感觉,今天忽然又变成那个乖乖的男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装换成了休闲服,用发蜡固定住的头发也放了下来,整个一高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在犹豫,冯若白已经催促道:“冷空气进来了,有点冷,右右你快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夸张地缩了缩脖子,手指冻得有些发红,我连忙钻进车内,用力关上了门,奇怪道:“你怎么会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钟,才道:“宋城给我打电话,说你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系安全带的手猛地顿住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默默垂下眼睑,敷衍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跟宋城竟然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:“今天圣诞节,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顿了顿,什么胃口都没有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慢悠悠地说道:“记得之前你还欠我一顿饭,这次能不能请我?我一个人出去吃的话,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偏头看了一眼,他用那种无辜的眼神望着我,轻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现在回家的话,也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圣诞节的早上,早餐厅里没什么人,安静地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应该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就出门了,此时吃的特别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坐在他对面看了一会儿,感觉有点饿,夹起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,味道还不错,比荣妈熬的粥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早餐厅出来,浑身都热乎起来,我默默吐出一口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却冷的缩了缩脖子,拉着我的衣袖说:“陪我去买条围巾吧,实在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脸颊,也不好意思拒绝,跟着他去了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已经到了上午,商场里十分热闹,里面暖气开的很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去呆了几分钟,冯若白的脸色就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我一家店一家店逛,看到好看的围巾就拿起来试一试,有时候还会挂到我脖子上看看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店员就会拿我们打趣,说女朋友真漂亮,两位真般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就会笑着说声谢谢,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整个人无精打采的,连张口说句话都懒得说,索性直接无视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一共买了两条大红色的围巾,一条直接围在脖子上,另一条让店员装了起来,拎在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他笑着来牵我的手,我连忙闪避了一下,他只抓到我的衣袖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好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