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意外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这几句话高深莫测,我一时间没听明白,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着喝了两杯下肚,听到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兰在门外对我说:“外面来了个人,说是找你的,右右姐,你要出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阵疑惑,连忙起身出去,冯若白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大厅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黄毛小混混在叫嚷着:“沈右宜呢?我找沈右宜,把她给我叫出来,他少老子钱这个臭娘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都已经走到他面前了,他还不停喊着这个名字,摆明了不认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真是活见鬼了,我一阵不耐烦,直接朝保镖招了招手,让他们把人给我扔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包厢以后,依然有点气不过,吐槽道:“我今天绝对是命里带衰,不宜出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笑了下,趁我不注意,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说话不算话。”我连忙抬手去拦,可是已经晚了一步,他已经将杯底的酒水喝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再喝了,再喝真的要出事了。”我将空荡荡的杯子拿过来,倒扣在茶几上,眼角余光一扫,忽然瞥见杯壁上细微的几点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看我的被子和已经打开的瓶口,竟然都沾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底一凉,一股寒气顺着脊背瞬间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个小混混来找茬的时候我还在奇怪,怎么突然遇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分明是有人把我们调出去,跑到包厢里在酒里放了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骇的头皮发麻,“蹭”一下站起身,浑身的血液都是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冯若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走,去医院!”我急的全身冒冷汗,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拽,边走边道,“酒里有东西,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神色一凛,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,面沉如水,大步朝前走去,竟然比我走的还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清楚酒里是什么,不敢让他开车,连忙拦了辆出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心里害怕的不得了,问他感觉怎么样,他也只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靠在后座靠背上,眼睛越来越亮,脸上也慢慢的染了一层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害怕他是毒,抬手抓住他的手掌试了试温度,竟然比之前热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冯若白像被电击了一样,慌忙甩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惊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慌忙将手指缩进袖子里,冲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的身体紧紧贴着车窗的位置,我想看看他情况怎么样,他却瑟缩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微微侧过去,只能看到瘦削的下巴和忽然间蹿红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心急如焚,直接将他的肩膀扳过来,才发觉他呼吸急促,神情尴尬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几秒钟,忽然反应过来他喝的到底是什么,脸上“蹭”一下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担心,马上就到了。”我呐呐地说了一句,慌忙撒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缩成一团,除了喘息声加重,肩膀微微颤抖,几乎看不起来其他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替他做了检查,直接让他去挂点滴,我着急道:“医生,有没有效果快一点的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不赞同道,“小年轻血气方刚,还吃那种药,不要命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,支支吾吾地道了歉,扶着冯若白去病房里躺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喝了一小口,药效不是很强,医生说两瓶点滴挂完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躺在病床上,脸上泛起鲜艳的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着眼睛不肯看我,我也有点尴尬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,我跑到外面走廊上,给若兰打了个电话,让她快点把监控调出来,看看是谁偷偷溜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出门买了毛巾和盆,从洗手间打了冷水,端回去替冯若白擦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有些抗拒,冷毛巾碰到脸上的时候,明显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叹气,轻声哄道:“别怕,只是有一点点冷,擦完你会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实际上我对冯若白的抗冻能力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对于别人来说正常的温度,可能他就会觉得冷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十二月底,水龙头里放出来的冷水,冻得我手指都有点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擦了两下,看他咬着牙默默忍受的样子,再也下不了手,将毛巾往盆里一扔,泄气地坐回椅子上,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若兰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监控调出来了,当时进包厢的,只有李小墨一个人,大概呆了一分多钟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气得手指发抖,沉声说了一句“知道了”,随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墨这个贱人,她在酒里下这种药,如果我跟冯若白都喝了,会发生什么事简直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被沈悠悠强迫着灌下药以后,我就对这种事恶心透顶,没想到现在又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