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舆论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雯雯陪我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丫丫一看到我身上沾着的血,立刻吓哭了,吸溜着鼻子说:“右右姐,怎么搞的?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“刷”一下从眼眶里冲了出来,哽咽道:“妈——妈她出事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脸色一白,膝盖一软,直接跪在地上,惊恐道:“她……她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崩溃地捂着脸,抖着声音说:“她……杀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一屁股坐在地上,旁边放着她早上收拾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妈说让她回老家,现在好了,可能只有她一个人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怎么搞的?”丫丫愣了几秒钟,忽然扑过来抓住我的手腕,激动道,“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会杀人?你到底带她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抓着我的手腕拼命摇晃,我差点被她扯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姐姐歇口气,有什么话待会儿再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雯雯将我的手腕拽出来,扶着我到椅子上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丫丫大哭起来:“怎么待会儿再问?我妈杀人了——她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雯雯叹了口气说:“被警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顿时懵了,趴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大家全懵了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赶到的时候,我正坐在椅子上,痛苦地用手掌抱着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我衣服上沾着的血,立刻吓了一大跳,慌忙跑过来抓着我的肩膀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少你冷静点,那不是右右的血。”雯雯将他往旁边推了推,解释道,“是右右她妈妈,对何进动了手,人被带到警局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蓦地松了口气,问我是哪个辖区的民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茫然地摇了摇头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,打电话让人去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就传来消息,是被当地的辖区派出所带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能救出来吗?”我怔怔地望着宋城,一时间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正接着电话,听了几句以后,脸色陡然一变,焦急道:“家里电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慌忙指了指卧室,爬起来就冲进去,匆忙打开电视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说:“找到本地电视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连忙翻台,打开本地频道时,瞬间涌现出来的就是打了马赛克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第一眼,我就认出来,那是何进沾了血的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记者报道了这一起蓄意谋杀案,还采访了几个附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两眼一黑,差点一头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离开的时候,根本没有碰到电视台的人,他们是什么时候涌过去的?

        从我离开何进那里不到三个小时,午间新闻上就开始播放这条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起案子,记者竟然连多年前的事情也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用了很大的篇幅报道何进,说他是个道德模范,为了救养女瘫痪在床,辛辛苦苦把养女拉扯大,结果却被养女的生母杀害致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何进猥亵我、虐待我的事,一个字都没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崩溃地大叫一声,气的浑身都在抖,猛地扑过去,一脚踹在电视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频幕上冒出无数的雪花点,叽叽喳喳的人群影像顿时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一把抱住我的腰,将我往后拖了拖,贴着我的耳朵叫道:“右右,你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将电视关了,害怕地站在一旁,满脸都是恐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雯雯示意丫丫去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丫丫接了电话,脸色顿时变了,慌慌张张地说:“是电视台的,说要采访右右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头火气顿时涌了上来,被刚才那条新闻刺激的头脑充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!”我抬手去抢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用力抱住我,喝道:“挂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丫丫匆忙挂了电话,将手机别在身后,害怕被我抢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双脚乱蹬,气的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进明明是个衣冠禽兽,以前做过那么多的龌龊事,凭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死的可惜?

        我还记得他把我关到厕所里,两三天不给我吃饭不给我喝水;半夜里偷偷摸我的身体,只要我敢跑,就把我抓回去打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童年时候的所有噩梦,全部来自于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又成了别人口的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妈,只是一个刽子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将我按在椅子上,让雯雯给我倒杯水,强行喂我喝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声道:“现在何进死了,你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当场抓了人,又有那么多的目击证人,那把水果刀上,肯定还有我妈的指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越想越是心凉,根本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打了个电话,随即对我说:“你先换身衣服,我带你出去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茫然地砍了他一眼,雯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