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噩耗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眼来电显示,电话是唐笑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唐笑私下里很少给我打电话,而且一打电话,绝对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告诉我宋城出车祸的时候,我吓得魂不附体,差点崩溃,以至于现在看到他的电话,都有点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雯雯靠在抱枕上,抬脚在我屁股上碰了一下,嘀咕道:“怎么不接啊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赶忙定了定神,接通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唐笑。”唐笑说话的时候大声喘了口气,声音显得有点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听筒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,听起来好像发生了很紧急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颗心登时提到了半空,紧张道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宋城出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听我说。”听筒里传来他吞咽口水的声音,“刚刚我们准备回去,半路上出了点事,城哥受了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什么地方?”我惊得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,浑身的血液齐齐涌向太阳穴,一时间脊梁骨都是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在省一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我匆忙挂了电话,抓起外套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雯雯吓了一跳,慌忙从沙发上爬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,着急道:“右右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手指剧烈哆嗦了一下,嗓子里突然干的厉害,茫然地摇了摇头:“宋……宋城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雯雯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随即握紧了我的手腕,安慰道:“别担心,我们先去医院看看情况怎么样,你别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跟着她一起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唐笑说了,只是受了伤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,然而我脑门上的神经还是绷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么紧张的时期,任何一点磕磕碰碰,都让我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一路上将油门踩得飞快,雯雯紧紧握着我的手,安慰我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虽然点了点头,可实际上浑身都在冒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雯雯的手机也响了,眼看着快到医院了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,扶着我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又响了起来,我看了一眼,低声道:“你快接吧,说不定有急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能有什么急事?”雯雯不耐烦地撇了撇嘴,没好气地接起电话,“喂,我正忙着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我只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指不断收紧,捏的我手腕一阵生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,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,脸上的血色瞬间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雯雯?雯雯!”我连忙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雯雯猛地扭头望着我,眼泪“刷”一下掉了出来,吓了我一大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浑身都在发抖,嘴角哆嗦着说:“老……老许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”一声,电梯到了指定楼层,雯雯率先往外冲,脚底一个趔趄,直直朝地上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慌忙抬手抓住她的胳膊,把人捞了起来,着急道:“老许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她说话,耳边就听到唐笑的声音:“你们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怔了一下,他刚刚说的是“你们”,难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雯雯一把甩开我的手,颤颤巍巍地走过去,揪住唐笑的衣服问道:“老许他……他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笑脸上有擦伤,几乎有手掌心那么大,白皙的皮肤上陡然冒出一大片血痕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避开雯雯的眼睛,低声道:“还在抢救,到底怎么样,还要等医生出来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雯雯缓缓撒开手,退后两步,靠在雪白的墙壁上,整个身体控制不住地往下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赶忙抓住她的胳膊,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唐笑抓了把头发,闷声道:“城哥在那边,你去看看吧,这边我来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将雯雯交给唐笑,朝走廊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胳膊上受了伤,左边小臂骨折,正在打绷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我的时候,他长长叹了口气,朝我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鼻尖一酸,慌忙朝他走过去,紧紧抓住了他的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拇指按在我手背上,轻轻抚摸了一下,示意我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很快打好绷带,宋城站起身,我一时间忍不住,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,身体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拍了拍我的后背,低声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“嗯”了一声,可是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还没有退下去,心底依然泛起一阵阵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,我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城说当时他们刚刚谈完事情,准备回水云间拿点资料,几个人坐的一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,被侧面驶过来的货车拦腰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唐笑坐在右手边,伤得比较轻,老许坐在左边,当场就昏迷过去,司机是唐家的人,当场死亡,连抢救的机会都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