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7章 凶险(第1/2页)

作品:《我曾爱过你的唇

        一进冯家大门,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冯平川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日不见,他向来保养良好的脸上,居然露出一丝疲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这次受了重伤,好像伤在他自己身上一样,整个人的精神头全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先生,人我带来了。”杨助理躬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眉毛一拧,沉声道:“要见我的人是你,还是冯若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平川慢吞吞地掀起眼皮,凌厉的视线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唇角紧抿,整张脸上带着刻薄冷漠的神情,看向我的目光带着明显的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那个不论喜怒,脸上都带着淡淡笑意的年男人,这一次,终于被他儿子所受的伤击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正是让我害怕的地方,冯平川要是发起狠来,宋城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颗心微微悬了起来,替宋城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平川冷冰冰的视线从我脸上划过,吐出来的字如同在毒火淬过,直接砸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觉得把若白培养的很好。唯一的败笔,就是他看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脊背猛然间绷直,胸口仿佛被重重凿了一锤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知自己要冷静,却还是忍不住道:“如果他没有看上我,或许我也不会受这么多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神情一滞,双眼眯了眯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自嘲地笑道:“冯先生真是看得起我,通过对我动手,逼冯若白就范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“哗”的一声,冯平川直接站起身,神情冷厉,眼尾像带了钩子一样,扎的我浑身都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愤愤地一甩手:“带她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助理立刻恭敬地点头,示意我跟他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内嘲讽开来,原来无所畏惧的冯平川,也怕别人揭他的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指责我对不起冯若白,可他这个做父亲的,才是一步一步将他逼上绝路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进了屋,看见了靠在枕头上的冯若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的伤抹了药膏,原本白皙的脸庞完全变了样,浑身泛着一股药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半边脑袋上绑着绷带,遮住了一只眼睛,只用另一只乌黑的眼睛望着我,目光沉如深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声,站在门口,有些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看到我,嘴角咧起,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干巴巴地吞咽了一口唾沫,走到床前,拖了张椅子坐下,低声道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点了点头,张嘴似乎有话要说,却突然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咳得撕心裂肺,好像要把内脏都咳出来,额头上青筋暴起,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骇的浑身发冷,连忙站起身,半弯着腰扣住他的肩膀,轻轻在他后背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一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,重重地喘了好几口气,才勉强将咳嗽声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蓦地松了口气,掌心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爬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我呐呐地向他道歉,一时间脑子里竟然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缓慢地摇了摇头,抓在我胳膊上的手指却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挺直脊背,正要退回椅子上坐下,他忽然伸开双臂,直接搂住我的腰身,将我用力往怀里抱了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身体僵硬,活像被人施了定身术,尴尬道:“若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双臂用力,将我箍的紧紧的,脑袋低垂,埋在我小腹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两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,想推开他,却不知道他身上到底受了多少伤,完全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僵持间,冯妈端了药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讪笑一声,低声喊道:“若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这才松开手,神情恹恹地缩回枕头上靠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妈将药碗递给冯若白,朝后退了两步,眼眶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手抹了抹眼睛,居然掉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顿时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,冲冯妈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妈跟着我来到走廊外,我问她冯若白现在究竟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医生检查过,没什么大毛病,就是身体状态突然很不好,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总感觉一天比一天没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发怵,压低声音道:“是不是之前吃的那个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!”冯妈慌忙摆手,惊恐地朝楼下看了一眼,颤抖着声音道,“那些早就扔了,再也没给少爷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想再多问几句,冯若白在卧室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赶忙进去,冯妈接过碗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椅子上坐下,叹息道:“有什么事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若白怔怔地望着我,我也不催促他,等到他愿意开口的时候,他肯定会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三件事。”良久,他终于开了口,表情十分正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挺直脊背,耳朵也竖了起来,总感觉他今天说的话特别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