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傻逼事情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百零七章傻逼事情

        秦政这只老狐狸,当然对秦川的变化很好奇,所以在刚刚接触的一瞬间,就把极其少的真气注入到了秦川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为达到内丹境界,对真气的掌控力又提高了许多,即便是真气脱离了身体,依然能够短距离的进行控制。这种本领,已经和修行者控制灵力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少量的真气入体,虽然无法造成多大伤害,却能通过真气刺激对方的身体,出现突然晕倒或者脚下一软的症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注入的真气一进入秦川身体,如同石沉大海一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第一个能够抵挡我真气的,看来真的如张翼山所说,实力深不可测!”秦政微微动容,没想到一直被他当作废物的秦川,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秦海赶了上来,叫了两声,“爸,你刚刚为什么不教训那个废物,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对你说话不尊敬,杀了他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物?!”秦政眯着眼睛,突然迸发出两道尖锐的目光,瞪了一眼秦海,低吼道:“如果他算废物,你又算的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你儿子啊!”秦海被自己父亲瞪的害怕,缩了缩身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秦海的怂样,秦政有种想把他回炉重造的冲动,越看越感觉自己儿子和秦川的差距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面对自己的时候,没有丝毫畏惧,不卑不亢,仅凭这一点,就是秦海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可能,我更希望秦川是我儿子。”秦政冷冰冰看了一眼自己儿子,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秦海不乐意了,不满道:“难道我还不如那个废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说实话,你连他一根头发都不如,如果不是你妈的话,我早就把你送到国外,眼不见为净。”秦政生气的怒道,话语中透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生气的秦政,秦海不敢再多废话,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自己儿子又怂了,秦政打算再骂几句的,恰好在这时,有几名市政高官走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秦政身上的怒气消失,转而变成了笑脸,和这些人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变脸之快,绝对堪比那些专业的演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边,牛魁刚刚回到房间休息,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房门打开,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牛顿和牛犇,两个人的脸上都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子,刚刚你打败了董山川和董柏川两兄弟,是不是真的?”牛顿一看到牛魁,就着急的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两个八卦拳的先天古武者吗?”牛魁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们两个。他们两个都是先天三段的古武者,成名已经很久了。”牛顿激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他和牛犇一直保护欧阳赞,也无暇顾及牛魁。如果不是刚刚有佣人给欧阳赞报告,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儿子竟然打败了八卦拳的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玛德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秦川真的这么神乎,这才几天时间,就让自己儿子的实力提升了这么多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和他们交过手,不过并没有打败他们两个,只能说一时压制住了他们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魁原本还有些高兴,但一想到秦川的话,就立马高兴不起来。只不过是两个先天境界的古武者,在师父眼里就是渣渣,打败了他们,不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压制住也可以了,你这才多少天啊,废掉武功重新修炼,竟然都能和先天境界的古武者抗衡了。”牛顿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牛魁淡淡摇头,说道:“我现在的实力,其实也就比废掉武功之前强一些,并未达到先天境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先天境界?”牛顿一怔,着急问道:“那你怎么压制住他们两兄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古武者当中,是有后天大圆满击败先天境界的事例,但那些先天境界,都只是一些刚刚突破,境界不够稳固的古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董山川和董柏川,早就是先天境界了,一个后天境界的古武者,根本没办法击败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牛魁也不隐瞒,解释道:“我师父给我吃了一枚丹药,吃了后实力就会暴增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丹药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顿不等牛魁说完,就急忙的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这种丹药对身体负荷很大,使用不当的话,对以后修炼都有影响。”牛魁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牛顿和牛犇对视一眼,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牛顿问道:“那你吃下丹药,会不会影响以后的修炼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儿子好不容易有了出头之日,如果因为一枚丹药而影响到以后修炼,他有种想找秦川拼命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牛魁笑道:“师父说了,只要不超过五分钟,对身体都没影响的,我只使用了一两分钟而已,只是感觉有些累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