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前辈高人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百六十五章前辈高人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大吵大闹的弥月,听到祭坛两个字的时候,顿时吓的全身颤栗了起来,像是遇到了最可怕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,我不要上祭坛,放开我,我不想死。”弥月害怕的大声喊道,并且冲着古额茶骂道:“你这个老不死的,我诅咒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放开我,我是圣女,你们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上祭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弥月的咒骂,古额茶充耳不闻,好像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旁边的一位老妪,面容凝重的走到古额茶跟前,满脸优容道:“这次能不能除掉这个妖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每一次‘她’再次出现的时候,都会比之前更加的强大,实在是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但脸上却尽是忧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如果这次再无法除掉这个妖魔的话,就只能选出新的圣女了。”老妪哀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候选人带回来了吗?”古额茶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回来了!”老妪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好像对圣女候选人并不是很满意,说话的语气当中冰冷刺骨,甚至透露出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妪见状,连忙道:“老古,赶快把杀气收起来,虽然那件事对苗族来说是个耻辱,但现在也多亏了那件事情,要不然一个圣女候选人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冷哼一声,却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眼睛当中,依然有怒火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弥月的大喊大叫中,她最终还是被带到了蚩尤石像的下面。在那里,有一口巨大的石棺,石棺的被厚厚的棺材盖盖住,看上去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进这种鬼地方!”弥月冲着三名圣使骂道,没有丝毫的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声,而后把手放到棺材盖上面,轻而易举就把石棺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口石棺,长约五米,宽也有三米,厚度四十厘米,并且是由厚重的岩石打造而成,重量要在几吨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古额茶也能轻而易举的单手打开,力量之大,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目前的秦川,估计也有所不如,

        被打开的石棺内,流动着妖冶的红色液体,犹如血液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这些并非血液,而是一只只微小的虫子,一种肉眼都很难分辨出的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些虫子,弥月的脸色吓的惨白,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她一个普通小女孩,哪里有能力挣脱两名先天境界的巫蛊师,直接被抬起来后,就要放进石棺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弥月已经绝望了,心里不断祈祷着,希望有人能够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    弥月直接被扔进了石棺当中,顷刻之间,大量的小虫子就蜂涌了上来,就如同真的液体一般,直接把她淹没到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在大喊大叫的弥月,连忙闭上嘴巴,防止小虫子进入到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并没有什么用,这些小虫子通过耳朵和鼻子,不断的钻入到她的体内,看上去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发生,好像所有的巫蛊师早已见怪不怪,纷纷趴伏在地上,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,脸上露出虔诚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冷哼了一声,就打算把石棺给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一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关进石棺当中,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个懒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所有巫蛊师转头看去的时候,看到秦川阔步走了过来,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古额茶朗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秦川,是……”秦川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目前的实力,面对如此多的巫蛊师,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活路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给他压力最大的,就是蚩尤石像下的三名圣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一种感觉,只要这三名圣使中出来任何一位,都能狂虐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管你是谁,擅入苗族圣地者,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秦川把话说完,古额茶就冰冷的说话了,在话音落下的瞬间,他的人消失在了原地。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秦川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古额茶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臂,就好像是一道闪电一般,抓向了秦川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快!”秦川大惊,闪身躲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刚刚走出来的那一刻,就早已把灵魂力释放出去,所以古额茶那边一动,他就已经有了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也只能算堪堪躲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!”古额茶皱起了眉头,好像对秦川能够躲避他的攻击,有些惊讶,大叫道:“再接我一招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川心里一阵发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的一击,古额茶根本没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