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药仆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一章药仆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蛇老的这一举动,直接让蝎老和毒老以及古额茶愣在了原地,吃惊的嘴巴都无法合拢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苗族炼丹的三位炼药师之一,蛇老是很高傲的一个人,加上年岁又大,就算是三位圣使,他都不怎么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蛇老却直接跪倒在地上,要拜秦川为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在三人看来,简直匪夷所思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蛇老,你怎么了?”古额茶愣了一下,伸手就要去把蛇老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古额茶用力去拉他的时候,蛇老突然转头咆哮了一声,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满脸懵了,自己好心去拉他,至于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蛇哥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毒老和蝎老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蛇老看向两人,满脸认真道:“你们两个也给我跪下,我们三人一起拜入前辈门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毒老和蝎老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赶快跪下!”蛇老大声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毒老和蝎老被呵斥,彼此看了一眼,艰难道:“蛇哥,你让我们跪下,至少给我们说说原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两人看来,秦川炼制丹药的手法是神奇很多,但也不至于让他们两个跪下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解毒丹吗,能够解毒就可以了,需要那么好看吗?

        蛇老沉声道:“你们有没有尝过前辈炼制的解毒丹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老对视了一眼,缓缓摇了摇头,表示并没有吃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蛇老紧接着道:“你们两个吃一枚,就明白我为什么要拜前辈为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毒老和蝎老没有任何迟疑,两个人一人拿起一枚解毒丹,然后放到了嘴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两人的脸上,并不怎么在意,但当解毒丹入口的那一刻,两个人的眼睛顿时睁开的大大的,满脸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毒老和蝎老吃下解毒丹后,连说话的语气都口吃了起来,指着自己的嘴巴,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两老的表现,蛇老好像早意料到一般,激动说道:“没错,前辈炼制的解毒丹,全部都是由药材的精华聚集而成,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,所以入口即化,瞬间就遍布全身各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我们以为自己提取的药材精华就算达不到百分百,也至少有百分之七十,现在想来,估计连百分之十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过秦川炼制的解毒丹,他们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解毒丹,这才叫提纯百分百的药材精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挠挠头,不明白的问道:“就算是这样,解毒丹依然是解毒丹,效果不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声,蛇老用一种看脑残的目光瞪了一眼古额茶,冷道:“你懂什么,这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毒老解释道:“如果一个人中毒太深的话,我们的丹药估计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,中毒者就会被毒死了,但这枚解毒丹,在中毒者吃下的瞬间,就能把全身的毒解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蝎老也道:“提取的药材精华越高,能够解毒的种类就越多,我们丹药无法解的毒,这枚解毒丹可以解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看似简单的两点,却完全把两种丹药之间的差距说明了出来,其中的价值,更是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么厉害?”古额茶满脸惊讶,没想到这一枚小小的解毒丹,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厉害,我们身上的毒,现在都被解了!”蛇老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额茶狠声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中的毒?是谁下的毒?我带人去灭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敢对苗族的炼药师动手,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蛇老轻轻摇头,说道:“地火是很好炼制丹药的火焰,但同样对身体也有很大的危害,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,体内被火毒入侵了。我们三个炼制的丹药,根本没办法治疗火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火毒虽然名字中有毒,但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毒。火毒附骨性很强,只要进入到体内,就很难被治疗,所以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老常年在炼药室,体内早已被火毒侵蚀,还好修为深厚,能够压制,要不然的话,身体早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火毒,我们每次炼出的丹药都会亲自品尝,因为其中的有害物质并未清除,所以长久积累下来,我们的体内都聚集了大量的毒素。”毒老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被秦兄弟炼制的解毒丹治好了?”古额茶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老沉默了一下,而后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困扰了他们几十年的顽疾,结果被一粒小小的解毒丹给治愈了,如果不是这事情就发生在他们身上,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就请你收下我们三个做徒弟吧!”蛇老激动的说着,满脸期待的看向秦川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两老见此,也不迟疑,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感觉到,秦川在炼药方面,不是他们能够比较的。对于沉浸炼药近百年的三人来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