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章 还认识吗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百二十章还认识吗

        闫鹤闻言,则是一怔,看向了秦川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年轻人,实在太让他惊讶了,刚刚轻松从赤火手中夺取了火龙的控制权,现在竟然连苗族都求助于他,三位圣使中的一人,还和他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要把自己儿子赎回来,这次要付出很多代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清在你手上?”闫鹤皱眉,狠声问道:“你有没有把他给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微微一笑,摆摆手道:“你放心好了,对于有用的人,我一般都是好吃好喝招待的,万一死了我就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他喊了一声,一会功夫,就看到牛魁和秦虎押着一人,来到了秦川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押着的,就是闫少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苗族的这些日子,虽然秦川没有折磨他,但心理上的压力却很大。他可是亲眼看到,古额茶把自己带来的所有先天境界的杀手,全部扔进了石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连惨叫声都没有,身体就被那些红色液体吞噬的一干二净,想想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精神层面上的折磨下,闫少清整个人像是失魂了一般,双目暗淡无光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清,我是父亲,少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鹤看到自己儿子,连忙唤了两声,心疼的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自己儿子风光无限,现在却异常憔悴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闫鹤的声音,闫少清原本暗淡的目光,慢慢的焕发出了光彩,嘴里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赶快救我,这些人都是一群恶魔,赶快救我啊!”闫少清大声的喊道,声音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煞众人听到这凄厉的叫声,都是心头一跳,心中生出了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闫少清在血煞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那可是横着走,都没人敢多说一句话的主,在血煞里面,他才是恶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只在苗族待了几天而已,就吓破了胆,由此可见,这些苗族人,是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听到闫少清的叫声,微微皱了皱眉梢,朝着脑袋上就是一巴掌,打断了闫少清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特么的,能不能别咋咋呼呼的,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秦川打了一下,闫少清本能的缩了缩脑袋,不过一想到自己父亲都来了,顿时有了一些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川,我警告你,你赶快放了我,要不然我让你挫骨扬灰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闫少清睚呲欲裂,充满血丝的双目瞪的大大的,好像要把秦川吃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眉梢一挑,不乐意道:“是不是看到你爹了,就猖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我就不信苗族会为了一个外人和血煞拼个你死我活!”闫少清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我一个外人,万一苗族不护着我,很危险的。”秦川无奈的挠了挠头,突然眼前一亮道:“你的话提醒我了,暂时不能把你放了,有你在我手上,你爹应该不会动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闫少清一怔,恨不得抽自己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血煞众人,都感觉到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甚至怀疑,闫少清是不是傻?都还没被放回来,就开始狂妄起来,就不能服点软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没声了?”秦川看向闫少清,直接一个嘴巴抽了过去,嘿嘿笑道:“是不是感觉刚刚自己嘴贱了,想抽自己,这个忙我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川,你敢打我儿子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鹤看到自己儿子被抽嘴巴,嘴角和眼角都抽搐了一下,心里一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就算是他自己,可都没有动手打过闫少清的。现在被一个陌生人打了,岂能不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闫鹤的话还没说完,秦川直接又是一巴掌打在了闫少清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掏了掏耳朵,轻蔑的看了过去,问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,能不能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被秦川的行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是在威胁血煞的三殿主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再敢打一下少清,我对天发誓,会让你不得好死……”闫鹤咬着牙,眼珠都快瞪出来了,语气就像是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秦川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,直接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    他堂堂的邪尊,还会怕血煞不成?而且,他现在的实力,并不比闫鹤差,除非是三位殿主一起出动,要不然单独一个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我听清楚了,你是在威胁我!”秦川抿着嘴,不高兴道:“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威胁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川故意停顿了一下,目光扫了一周血煞的人后,突然看向了秦虎和牛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过来,给我使劲的揍,什么时候打的他爹都认不出来,什么时候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牛魁撸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老大!”秦虎跟着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