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五章 咬下去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百零五章咬下去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弥月的眼珠转了转,拉着欧阳淼狂献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她平时疯疯癫癫,但在一些事情上还是分的很明白的,那就是秦川很怕欧阳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自己搭上了欧阳淼这条船,以后秦川就得乖乖听话,反正时间还那么多,总有一天会得到秦川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,她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了秦川趴在地上,自己手持小皮鞭的画面!

        哈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想的太美好了,弥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她醒悟过来,发现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她,顿时整个人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呵呵……我一想到姐姐陪我们一起去玩,心里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的脑海中都这样想了一下,不过却也没有人去追究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淼无奈道:“弥月,恐怕今天我不能陪你了,现在我要回公司拟定合同,真的没时间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弥月失望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弥月表面失望,但内心其实还是很高兴的,毕竟约会是两个人的事情,多一个有些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公司还有事情,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王雨嫣看到弥月那么黏着秦川,心里特别的不舒服,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有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,秦川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而以她的占有欲,断然不会允许其他女人和她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她不能把她和秦川的关系说出来,与其在这里憋屈的难受,还不如直接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不见心不烦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小姐,我送送你!”欧阳淼礼貌的一笑,连忙去送王雨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此刻,她心中的想法和王雨嫣一模一样,甚至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看着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离开,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,斜视了一眼身旁的弥月,脸上露出不情愿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赶快走吧!”秦川不客气的说了一句,率先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弥月对秦川的语气,完全不在意,咧嘴笑道:“老公,等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叫我老公!”秦川回头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叫,老公,老公……”弥月不讲理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叫一句我就把你送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吼我一句,我就把你和王雨嫣的事情透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华夏境外的某个无名岛屿上,有一座巨大的实验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家实验室,注册国家是在镁国,没人知道他的幕后老板是谁,但每一年都有大量的资金注入,支持着这件实验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验室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生物科技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在生物科技方面,绝对是世界顶尖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验室中,大量穿着白色大褂的科研人员不停走动,而在一间实验室中,一个男人全身龟缩在病床上,全身剧烈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的身上,大量的皮肤脱落,露出鲜红的血肉。但就算如此,完好的皮肤上也出现了龟裂,好像整个人都要碎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病床旁边,好几个外国科研人员正在奋力抢救着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托马斯,到底有没有办法,我父亲还有没有救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,秦海看着床上的病人,着急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不断挣扎,身体不断崩裂的人,就是秦政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政以一个古武者的身份,强行施展了血遁后,身体就开始出现这种情况。并且,状况是越来越严重,几乎到了不可遏止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血遁,毕竟是修行者的本领,就算秦政天资再好,能够以古武者驱动血遁,事后所产生的危害,也要比修行者惨烈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行者使用血遁,都要丢大半条命,就更加不要说古武者了,简直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董事长的这种情况很奇怪,他身体内的细胞在不断的崩坏,就算我们已经注入了强生药剂,加快了恢复速度,依然赶不上崩坏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托马斯是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,着急的扶了扶眼镜后,满脸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秦政的身体,简直就是一块朽木一般,在不停的崩溃。就算是实验室最新开发的强生药剂,都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就没有一点其他的办法吗?”秦海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政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,如果自己父亲不在的话,那就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平时只知道吃喝玩乐,哪里懂得赚钱,毕竟在他眼里,有一个那么会赚钱的老子,自己只需要负责花钱就可以了,要不然就有些愧对上天赐予他老子赚钱的本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,龙海市他是回不去了,自己父亲留下的钱财也有限,根本不足以支持他的花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现在的医疗水平,强生药剂已经是最先进的了,如果连强生药剂都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