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五章 不能灭掉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第八百六十五章不能灭掉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从收集而来的资料上,秦川的实力提升了许多,但身为武盟的高层,他依然想出手测试一下,看一下秦川现在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金光佛手,可是施展出了十成的实力,整个武盟能够抵挡这一招的,不会超过十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无论是哪一个,都远远做不到秦川这种轻描淡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响指,就完全给化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说,为什么一见面就出手攻击我?是不是羡慕我有头发?”秦川微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看到枯木大师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时候,他就清楚了对方刚刚攻击自己的目的,只是想检测一下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枯木大师双手合十,微笑道:“看到秦施主还是如此嘴贱,我就心安理得了,我还以为这次坠入岩浆的时候,把你烧傻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这话,秦川一怔,开怀笑了起来,“和尚,你也开始学坏了,现在嘴巴变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枯木大师只是一笑,继续道:“咱们两个找个安静的地方,我有些事情要和秦施主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跟我回秦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想了想,大概猜测到了枯木大师这次来的目的,应该是和他坠入岩浆后,实力突飞猛进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到了秦家,让仆人端上来了两杯茶,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的天堂岛之行,秦施主的实力提升的幅度很大啊,我的全力一击,一个响指就可以破解掉了。”枯木大师一开始,就恭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笑了笑,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,就算他现在已经安然无恙,但一想到在岩浆当中,那种撕心裂肺痛楚的时候,依然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痛楚,估计没几个人能够承受的住,即便他的灵魂力层次达到了第三层次,依然坚持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尚,你来这里,应该不只是和我谈这个的吧?”秦川端起茶,轻轻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枯木大师脸上的笑容消失,转而变的严肃起来,问道:“接下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问哪方面呢?”秦川微微一笑,佯装不知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王庭!”

        枯木大师看着秦川,口中说出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和圣王庭的仇恨,并非是一点一滴,而是不可化解的。根据他对秦川的了解,要是不把这事情解决了,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王庭这次埋伏你,甚至还和那名修行者联手,差一点就把你给杀了。”枯木大师紧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秦川点点头,冷笑问道:“听你的意思,这次你来找我的目的,是想让我对圣王庭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意思!”枯木大师颔首,继续道:“圣王庭是世界三大势力,是当初封印诸神的关键,若是这三大势力有一个被毁灭了,都会导致地球的动荡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不等枯木大师把话说完,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,冷笑道:“你要清楚一件事,一直以来都是圣王庭主动找我的麻烦,又是出悬赏,又是找杀手,这次竟然还设下了陷阱,把我打入到岩浆当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认为,我连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忍受了吧,圣王庭招惹我一次两次我都忍了,但他们威胁到了我的生命,所以他们必须消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我也说了,只要我不死,就一定会灭了圣王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段话中,不难听出秦川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一名绝世邪尊,他在地球上的行事风格比以前低调了很多,要是以前的话,他早就对圣王庭动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次,圣王庭威胁到了他的生命,所以实在不能继续忍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清楚你的怒意,这一次我同样很生气,圣王庭的行为,是越来越过分了。”枯木大师声音冰冷,又道:“但是,圣王庭不能被毁掉,最多惩罚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却是冷笑道:“怪不得他们越来越猖狂了,都是武盟给惯的,这样不听话的玩意,直接灭了不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没那么简单!”枯木大师苦笑着摇头,像是有什么秘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你的意思,我就继续忍着呗,他们来找我的麻烦,我当缩头乌龟就是了。”秦川斜视了一眼枯木大师,语气当中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枯木大师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可能是感觉这样秦川不会答应,他接着又道:“如果你心中真气不过的话,可以把他们的主教和大主教都给杀了,甚至连他们的教皇你都可以杀了,但就是不能把圣王庭毁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皇和大主教,只是圣王庭这一代的领导者,在整个圣王庭的历史上,教皇的数量何其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了一个,再换一个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,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?”秦川眉梢挑了一下,很是疑惑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只是以为枯木大师在意的是教皇和大主教,但从刚刚的话中,很容易就听出来,枯木大师在意的是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