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九章 晚上挤一挤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?”蓝仙儿低声的抱怨道:“冷着一张脸,就好像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苦笑了一声,道:“我说大美女,你就少说几句吧,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蓝仙儿很是不解,叫道:“难道还不允许我说说嘛,再说了,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对你凶巴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咳嗽了一声,道:“你不要误会嘛,她这个人就是这样,脾气倔,性子冷,不过她心肠倒是不坏的,只要你和她相处的时间长了,就会慢慢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我可不打算和这样的人相处,整天绷着一张脸,想想都快无聊死人了。”蓝仙儿连忙摇头,可是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,好奇的打量着秦川,问道:“咦,不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,惹她生气了?”蓝仙儿狐疑的问道:“她对我们这个样子也就算了,可是她刚才对你的态度好像也没什么变化,难道你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秦川听得哭笑不得,道:“行了,你还是别猜了,待会儿说的我都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仙儿撇撇嘴,道:“一定就是这样,要不然的话,你干嘛这么迁就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们先回去再说吧!”秦川也不愿意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连忙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蓝仙儿也没有深究,一行人三人,紧跟在凤凰女的身后,返回城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上,众人倒是不着急,故意放慢了脚步。同时,也将彼此之间分别后的事情,都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蓝仙儿在这边执行任务的时候,要暗杀的对象,竟然是神木门的降头师,暗杀了过后。可没想到的是,为此神木门却和她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蓝仙儿实力不济,很快就被人擒住。至于彩蝶仙子,实力虽然很强,可是却遭了降头师的暗算,所以也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一次不是秦川及时赶到的话,她们两个,还不知道会遭到神木门怎么样的虐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秦川来的及时,总算是转危为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畅谈,蓝仙儿心情大好,嘴巴说个不停,至于彩蝶仙子,依旧是以前的老样子,话语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,等众人回到城内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里的夜生活文化远比不上华夏,所以到了这个点,整个城市,多数的居民都已经入睡。整个开门的娱乐场所,也只有几家赌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回到酒店的时候,秦川才是想起,他只在酒店订了一个套房。晚上能够睡觉的,也只有凤凰女那一个卧室,就是连自己都是睡的客厅的沙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可倒好,忽然多了蓝仙儿和彩蝶仙子,晚上睡哪儿,这倒是成该考虑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让众女之间发生冲突,秦川刚一进酒店的时候,就直奔前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房间吗?”秦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台的女服务生对秦川的印象很好,礼貌性的笑了笑,道:“不好意思,先生,已经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,可是当听到的时候,秦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你是有朋友来了吗?”那名女服务生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点了点头,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,蓝仙儿和彩蝶仙子就从身后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开房做什么?”蓝仙儿好奇的问道:“之前你不是已经订好了一个套房吗,为什么还要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秦川挠了挠头,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蓝仙儿和凤凰女两个人就有些合不来,要是自己再把睡沙发的事情说出来,以蓝仙儿的性子,恐怕更要和凤凰女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凤凰女的脾气可不太好惹,万一蓝仙儿这丫头激怒了她,出点什么意外,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秦川咳嗽了一声,道:“我订的那个房间不是有些小,只够睡两个人的,现在四个人,我不是担心床不够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的,大家晚上挤一挤,凑合凑合不就好了。”蓝仙儿口直心快,心里想什么,嘴上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貌似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啊!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听得心中忍不住一乐,抛开自己的师姐彩蝶仙子,蓝仙儿可是自己的女人。至于凤凰女,也是自己将来的女人。等待会儿睡觉的时候,自己睡在中间,那享受,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这么一想,秦川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这个念头从脑海中刚一闪过的时候,秦川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,猛地打了个激灵,连忙摇头,直接就否定了蓝仙儿的这个建议,“不行,不行,这个办法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蓝仙儿也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,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从深思中惊醒,摇头笑了笑,道:“没什么,你说的这个办法恐怕不行,大家都挤在一起,晚上睡的难免不舒服,再说了,你们两人这几天肯定没有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