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眼中的世界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猜到是你了。”当看到陆逸之飘飘然的走进来,秦川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对方来到附近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感受的清清楚楚,即便陆逸之刻意隐藏了气息,却依旧无发生瞒过秦川那敏锐的感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瞒不住秦先生。”陆逸之微微一笑,似乎早就意料之中一样,道:“希望我的唐突到来,没有打扰到秦先生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道:“得了,你就不用说那么多的客套话了,这么晚了还来找我,肯定不会只是为了聊这几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既然这样,那我也不绕弯子了。”陆逸之点了点头,道:“秦先生,如今圣王庭已经名存实亡,武盟也是元气大伤,黑暗议会也损失不小,放眼世界,三大组织均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折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和我去昆仑秘境,好像没什么关系吧?”秦川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先生不要着急,听我慢慢说。”陆逸之笑了笑,道:“这一场战争让无数的人都卷了进来,虽然现在战火依旧熄灭,但是祸乱却不会由此而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耐着性子听着,倒也没有再打断。在他看来,陆逸之说这种大道理,本意不在此,真正的目的,还在后面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阁下所说的祸乱指的是什么?”秦川不缓不慢的问道:“如你所说,世界三大组织均都元气大伤,短时间内根本没有任何的力量再兴风作浪,至于其他的一些小组织门派,恐怕也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先生,你所谓的世界,究竟有多大呢?”陆逸之冷不丁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倒是被他这么给问住了,稍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想出一个合理答案的时候,陆逸之又道:“在秦先生的眼中,是否眼睛看到的,便是世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的话,略含禅机,看似轻柔,可实则暗藏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秦川被对方驳个哑口无言的话,在气势上就等于是输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向来都趾高气昂的秦川来说,当然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人的世界都大小不同。”秦川淡淡道:“目光所及之处是世界,目光看不到的地方,也是世界,这样的答案,阁下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又是一笑,道:“我只是想知道,秦先生的世界又是什么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阁下为什么不直接问的好呢?”至此,秦川总算是摸清了对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绕了这么半天的弯子,无非是想问出自己的真正来历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以地球上现在这种接近枯竭的灵气资源,出现自己这样一个超级强者,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昆仑秘境,也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昆仑秘境之中,几乎掌握了世间所有高手的名单,但是秦川却犹如一匹黑马,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昆仑秘境中也掌握了秦川不少的资料,知道他是秦家的人,但是以他们对秦家的观察,隐约的感觉到秦川的身份,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探清楚秦川的真正身份和来历,或许正是陆逸之此次前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何等聪明,如何觉察不出对方的目的,对于他的身份,并非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,这个秘密,秦川也自然不会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问的太多了。”秦川淡淡道:“如果因为我的身份问题而成为进入昆仑秘境的限制,那不妨早些说出来,免得到时候大家脸上都难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陆逸之连忙道:“秦先生误会了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冷笑了一声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则道:“或许我刚才的方式有些不对,希望秦先生不要介意,这一次我们是诚心邀请秦先生前往昆仑秘境,绝无他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秦川道:“有什么事情,大家还是说开的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先生说的是。”陆逸之也是不卑不亢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场面略微有些沉闷,陆逸之为了打破这个僵局,随即又道:“秦先生,是否还记得前不久东海飞行器事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剑眉微微一蹙,有些捉摸不透对方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记得。”秦川道:“当时我亲自去了一趟,只是我没想到的是,阁下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也很有兴趣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,道:“那秦先生是否能够猜到那艘飞行器的真正主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凝眉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那些飞行器应该是属于另外一个文明,陆逸之忽然询问这些,是否他们昆仑秘境也找到了相关的线索呢?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秦川便将自己的看法,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听罢之后,陆逸之微微一笑的,道:“秦先生能够有这番见解,的确是让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吧,你们不是也知道不少吗?”秦川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逸之笑容微微一僵,随即哈哈笑道:“说的是,或许那艘神秘的飞行器,正是我刚才所说的看不到的世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