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天草雨露茶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药王谷的这种新茶,名为天草雨露茶,虽名为茶,但是却有着极强的药力功效,尤其是对于修行者而言,一杯新茶,可抵得上上等的丹药,对于修为的提升有着很大的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,请!”翀道长率先端起一杯,轻轻地品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倒也没有客气,顺手端起一杯,可是刚一入口,便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茶……有毒!

        环顾四周一眼,其他人都在说笑着聊天品茶,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有猫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得知长孙如玉的病情之后,秦川就隐约的感觉到是药王谷的人下的黑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茶中有毒,想来是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沉思之际,那边的牧天野已经开始为长孙灵玉把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也不敢分神,紧盯着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天野身为修真世界中顶级的玄医,医术一道自然是无比的精通,尤其是他的手指,再敏感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的手指刚一搭在长孙灵玉脉搏上的时候,脸上就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他似乎不敢相信,但是又观察了片刻之后,清楚的感觉到长孙灵玉的体内,不仅没有半点九幽冥蝎的存在,反而灵力充沛,根本就不像是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孙宫主……”牧天野抬头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牧天野摇了摇头,道:“只是为长孙宫主感到庆幸,恭喜宫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刚才我仔细的查看了半晌,宫主的伤势比之从前恢复了很多。”牧天野道:“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到底还是要感谢谷主的。”长孙灵玉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天野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疑惑,并没有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坐在旁边的翀道长忽然望向了秦川,道:“秦殿主,听说下个月十五天庭在中土举办了一场英雄大会,不知秦殿主是否要去参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去了。”秦川淡淡一笑,道:“我和他们的恩怨,想必不说道长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翀道长捻须道:“听说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就好了,既然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没有解开,那更要趁着英雄大会去做个了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翀道长脸上露出了不可置否的表情,略带揶揄的笑了笑,道:“怎么,难道秦殿主还要单挑整个天庭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川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听道长这话的意思,好像对小天庭很在意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翀道长笑了笑,道:“秦殿主误会了,我只是觉得天庭作为五方大陆的第一门派,不管在哪一方面都深得人心,如要和天庭为敌,无异于以卵击石,我倒是想劝秦殿主一句,不妨早些归顺天庭,以免受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此话何解?”慕容雪儿再也听不下去,道:“药王谷向来独立,难不成也归顺了天庭?”

        翀道长只是捻须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这个样子,慕容雪儿再也忍不住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道:“不知谷主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天野眼中闪过一丝犹豫,迟疑道:“现在是看病时间,暂时不谈论这些,要是几位不介意的话,还请到隔壁稍坐片刻,我先为长孙宫主配制几味药材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谷主有令,那诸位请吧!”翀道长率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倒也没有推脱,道:“好,那我们就在隔壁等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在几名药王谷弟子的监视下,秦川和慕容雪儿三人便来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先在这里静候片刻吧!”翀道长换了一副嘴脸,和昨天的热情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,“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,稍后再来作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于礼貌,慕容雪儿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对方离开之后,旋即道:“果然被你猜对了,药王谷可能真的已经归顺小天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猜错吧?”秦川嘻嘻一笑,道:“是不是心里特崇拜我的深谋远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容雪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,快说说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还是那句话,见机行事。”秦川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,对于这即将到来的局面,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慕容雪儿就没有他这么好的心态了,和药王谷翻脸算不得什么,最重要的是她牵挂长孙如玉的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真的治不好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灵玉那关切的目光也是望来,显然这对姐妹间的间隙已经消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放心好了,一切听我指令就是。”秦川嘴角扬起一丝笑意,站起来望了望窗外,发现门口有药王谷的弟子在监视时,淡淡道:“很快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灵玉和慕容雪儿对视了一眼,对于秦川的话也不甚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