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新旧之争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在众人的瞩目下,褚若水走到了那幅巨大的地图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幅地图上,绘制的是整个第二重天的山川地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若水凝视了片刻之后,忽然将手指在了第二重天的极南位置,指尖所指的位置,正是鬼泽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秦川和凌若虚他们,下一步的目的地,很有可能就是鬼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展非沉就忍不住反驳道:“谬论,如果他们的目的地是鬼泽的话,当初一进入第二重天他们就该去了,可根据我们的情报,他们的动向和鬼泽根本扯不上半点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展非沉又故意加重了语气,沉声道:“所以依照我的推测,秦川和凌若虚他们一定会去瀛州的天阙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阙堡吗?”褚若水摇头笑了笑,道:“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展非沉忍不住问道:“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,你完全可以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意见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秦川他们下一步十有八九会去鬼泽。”褚若水不缓不慢的说道,声音虽然不高,可是气势却很足:“所以,我们最好尽快的调动手中的力量,封锁所有进入鬼泽的道路,否则的话,一旦他们进入鬼泽,想要捉拿他们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派胡言。”展非沉道:“你年纪轻轻,我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转向白少卿,道:“尊主,以我之见,我们应该派出大批高手前往瀛州天阙堡,逼着他们交人,反正他们早就和我们不对付了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将天阙堡的实力也都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少卿并不急着表态,脸上露出了一丝沉思之色,似乎是在思考展非沉和褚若水两人的看法究竟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尊主,他自然知道这两人向来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若水作为少壮派中的杰出代表,年纪轻轻,就已经有了非凡的造诣,其地位几乎和展非沉这个堂主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整个天上城的官位系统中,除了除了天上城的城主之外,便是两大尊主,而白少卿则为其中一人,至于剩下的,便是堂主,堂主之下又各设分堂,分舵。

        尊主之位,尊贵无比,而堂主却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若水的职位虽然远没有达到堂主之位,但因为他是白少卿的贴身侍卫,其权利几乎不亚于堂主展非沉,这自然招来了展非沉等人的强烈排挤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两人为代表的新旧势力,向来不服对方,彼此明争暗斗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少卿作为尊主,虽然也知道这其中的内部,但是却并不插手去管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他有意要看到双方争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也只有这样,他手下人的势力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这两人的对话就像是一场激烈的交锋,彼此谁也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作为唯一能够决定最终选择的白少卿,却忽然将目光落在了褚若水的身上,问道:“若水,你为什么会觉得秦川他们要去鬼泽?”

        褚若水道:“很简单,大家请看,这些日子,秦川和凌若虚虽然东走西窜,动向毫无规律可言,可如果将他们的行踪轨迹连接起来的话就一目了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的工夫,褚若水先后在地图上将秦川和凌若虚几人出现的地方,先后标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他这么一标记,原本杂乱无章的地域,顿时有了一定的规律可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,秦川和凌若虚虽然时时变动方向,但是最终的目标却是鬼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之所以时时变换方位,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,以为他们不会进入鬼泽。”褚若水继续分析道:“这么一来,鬼泽方面的防御必定会松懈,而他们就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毫无阻力的进入鬼泽地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话的时候,褚若水的目光落在了展非沉的身上,淡淡道:“展堂主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展非沉心中清楚,自己失算一筹,虽然他对褚若水向来看不顺眼,但是对方的分析却也让他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他只能闷声道:“刚才是我预估错了,看来秦川和凌若虚他们两个的确是有可能进入鬼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,瀛州的天阙堡也不是什么善茬儿,我们早晚都要除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,他无非是想挽回一些面子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可惜的是,褚若水做事向来不给人留任何的余地,几乎就是在展非沉刚一说完,褚若水就道:“天阙堡和我们的确算不得什么,不过我倒是想问展堂主一个问题,和这件事情相比,孰轻孰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饶是展非沉再能说,也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当然是对付秦川他们比较重要了。”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,道:“至于天阙堡那边,等解决了秦川他们几个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褚若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,目光故意盯着展非沉,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展非沉心头窝火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