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激将法(第1/2页)

作品:《都市修真邪少

        白凰族,是鬼泽中的一个游牧族类,虽然实力算不得最强,但可以说是鬼泽中最古老的族类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凌若虚当年就听说过白凰族的名声,尤其是白凰族人向来守信,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先生严重了。”云叔道:“不过两位大可放心,你们这次救了我们的人,就是我们的朋友,我们白凰族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若虚放下心来,毕竟鬼泽之中各种势力复杂,如果刚一进来就树敌太多的话,对于他和秦川接下来的行动未免有些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白凰族在鬼泽居住已久,能够和他们交上朋友,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是我说错了话,你们不要介意才是。”凌若虚哈哈笑道:“以后那咱们就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双方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围补银环血鳞熊是为了什么?”此时,秦川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锦儿抢先道:“当然是为了救人,银环血鳞熊平时踪迹难寻,我们在这里苦等了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好不容易找到,现在可倒好,它跑了之后,我们想要抓到它难度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锦儿!”云叔瞪了一眼,道:“不得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里胡说了,明明都是实话嘛!”锦儿嘟囔道:“现在那畜生跑的没了踪影,我爹的病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叔眉头紧锁,眼中也满是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围补银环血鳞熊是为了治病救人。”秦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道:“在下对于医术略知一二,不知道是否可以帮的上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位秦兄弟医术精湛,曾经救过我的性命。”凌若虚补充道:“如果有需要的话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兄弟能够出手帮忙,那再好不过。”云叔微微叹了口气,道:“只不过,想要治好我们大头领的病,必须凑齐银环血鳞熊的血来做药引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又是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却是不慌不忙,道:“这个简单,反正那家伙就在这隧道中,我可以帮你们一起围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说的简单!”锦儿白了一眼,道:“银环血鳞熊狡猾的很,这次上当肯定会躲的远远的,这地方这么大,找起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,哪儿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什么事情,总是要试试的。”秦川也不介意,淡淡一笑,道:“没有试过,那怎么知道行不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兄弟说的是,能够得到两位的帮助,那是我们白凰族的荣幸。”云叔拱手道:“在下先谢过两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寒暄了一番,便着手准备围补银环血鳞熊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云叔的介绍,他们也是打探了很长时间,才知道银环血鳞熊暂居在这里,为了围补成功,特意带上了银环血鳞熊最喜欢吃的猎物,分散的扔在隧道的主要交汇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办法虽然成功的引出了银环血鳞熊,但如果继续使用的话,那大家伙肯定不会再次上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想要追捕银环血鳞熊,最重要的前提就是想办法将它引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想要在这里找到它,难度的确是有些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秦川的修为,感知银环血鳞熊的动向应该不是什么难题,更何况刚才那家伙在逃走的时候,也曾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在经过一番商议之后,在秦川的提议下,众人先沿着留下来的痕迹追踪,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商议既定,秦川当先带路,白凰族的众人都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地面上还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银环血鳞熊留下的踪迹,但是在追击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,地面上的痕迹便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无数的岔路,众人也不得不停下脚步,开始思考该朝着哪个方向追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可麻烦了,半点痕迹都没有了,你说该怎么办?”锦儿故意为难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双目微闭,沉吟不语,像是在倾听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锦儿瞅了一眼,还以为他是在故弄玄虚,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,却被云叔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能撇撇嘴,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秦川便睁开了眼睛,目光望向了左手边的一条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凌若虚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边有人在动手,银环血鳞熊也应该就在附近。”秦川剑眉微蹙,道:“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天庭的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帮家伙也绕到这里来了吗?”凌若虚道:“活该他们也没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兄弟说天庭的修行者也在里面吗?”云叔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川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我们两人之前刚和他们交过手,不如这样,诸位在这里稍等片刻,我们两个去追捕银环血鳞熊,顺便也解决一下和他们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道理,你们就不要去了。”凌若虚道:“要不然的话,让天庭知道我们的关系,只能给白凰族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话,秦川和凌若虚就要动身。